茶莫🌚淡圈ing

【神亚】抓个妖怪回家当老婆是个什么样的感觉2

i7活动卡ex肝不动作业都没赶完马上就开学了还这么高产(并不
点个推荐呗(・`◡︎´・)ゝ(gun

ˏ₍⸜̠̇⸝̠̇₎ˎ ̀⁽⸌̠̇⸍̠̇⁾ ́ˏ₍⸜̠̇⸝̠̇₎ˎ ̀⁽⸌̠̇⸍̠̇⁾ ́ˏ₍⸜̠̇⸝̠̇₎ˎ ̀⁽⸌̠̇⸍̠̇⁾ ́ˏ₍⸜̠̇⸝̠̇₎ˎ ̀⁽⸌̠̇⸍̠̇⁾ ́ˏ₍⸜̠̇⸝̠̇₎ˎ ̀⁽⸌̠̇⸍̠̇⁾ ́ˏ₍⸜̠̇⸝̠̇₎ˎ ̀⁽⸌̠̇⸍̠̇⁾ ́

#2

神田一听到亚连的叫声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豆芽菜你敢不敢再没用点啊”虽然嘴上不饶人,神田还是把亚连往后一拉整个人挡在面前。
亚连本就吓得魂飞魄散的,神田一来直接一个熊抱就缠在神田身上死活不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
“豆芽菜原来你不仅笨而且眼睛瞎啊,看清楚,这家伙只是进化了的秽魔而已”神田很怀疑缠在身上的豆芽菜前世是不是树袋熊修炼成精死了后变成人形的妖怪,不仅能吃还能把人缠成这样,而且这货真的是高级妖怪吗?!话说自己当时是怎么看上这家伙的啊?嗯…好像当时看到他就有一种想把他压在床上的冲动。算了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在几次甩不下亚连,再加上亚连摆出一副可怜兮兮无辜脸后,神田放弃了直接二话不说冲上去直接打的决定。身上挂着个妖怪也不好打架,于是选择谈判。
“被侵蚀的那个呢”
“哈?啊…你是指阿雷斯塔大人吗?我不会让你们去打扰他…不打扰我们两个的”
“打扰?啊啊这只是工作而已,我需要净化这里的秽气而已。当然直接净化被侵蚀的中心妖怪会方便得多就是”
“…我叫埃利亚蒂,是阿雷斯塔大人的仆人,当然这些家伙也是。想要见阿雷斯塔大人先解决他们吧”说罢,埃利亚蒂手一挥,就离开了。当神田回过神来已不知何时已经被秽魔包围了。
“喂豆芽菜,你去追她,去找秽气的中心妖怪”
“诶~不要啊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豆芽菜害怕一个人就直说”
“唔!你才害怕呢!去就去!”亚连一脸不情愿,但还是小孩子赌气似清出一条路的朝埃利亚蒂离开的方向跑去。好不容易冲了出去亚连又回过头来不忘向神田定好报酬“喂,一刀平,回去记得请我吃饭啊”
哼,让我帮忙,绝对要把你吃破产!看着亚连气呼呼的念叨着什么终于消失在了视野中,神田嘴角不可察觉的笑了笑。这个豆芽菜,还真是有趣,果然要靠点激将法。随后,神田眼神犀利犹如刀割,好似之前望向白发妖怪的柔和神情就如错觉一般。“哼,碍事的豆芽菜终于走了,该清理一下垃圾了。六幻,拔刀。”
刀光一闪,面前成群的秽魔被消灭,然而又有无数秽魔补充上来。嘁,数量还真多,不过杂鱼终究是杂鱼。神田对这些秽魔游刃有余,只是不知道那个蠢豆芽…不,他的话绝对没问题。神田就是有这么一种自信,对亚连的自信。

埃利亚蒂抱住了面前的男子:“阿雷斯塔大人,外面的两只老鼠其他家伙会清理的。”
“埃利亚蒂…”
“阿雷斯塔大人,你这样就好,这样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埃利亚蒂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巨响,然后一个白色的身影连带大门一起闯入了室内
“啊!你就是这次受侵蚀的妖怪吧!我说你再怎么是个吸血鬼也不能这么恶趣味啊你知道这房子有多恐怖吗——诶诶诶?!吸血鬼啊!真的有啊!神田你快来啊!!”
“居然被找来了啊。阿雷斯塔大人这里就交给我——”
“喂豆芽菜你没事…啊…”神田是被亚连的大叫声吸引住的。听到亚连大叫他也不顾还没消灭完的秽魔立马冲了过来。当神田看见亚连一脸吓傻样盯着正在拥抱的两人他硬是忍住想看了亚连的冲动顺带把疑问句生生改成陈述句“啊啊…也对,豆芽菜还未成年呢”再补上一刀
“你都对我那样那样了我还怕看吗——不对!我想说真的有吸血鬼啊救命!”亚连惯性想要反驳才想起自己怂成那样的原因
“妖怪中不是有吸血鬼这一类么”
“怎么看这家伙都是‘灵’不是‘怪’吧”
“…管他呢反照样砍就是了。喂,那边的那个,你是自己乖乖接受净化还是先反抗然后被我打残再净化”
“不要…不要净化…”
“哦那就是后者了”神田拔出刀,直接冲去
“阿雷斯塔大人!”
“神田等等!”
亚连和埃利亚蒂一起冲了出去挡在了即将开打的两人面前
“呃…神田…我们还是和他好好谈谈吧…总觉得他有什么隐情…”从神田一脸不爽的表情亚连看得出来神田被拦肯定相直接一刀往自己身上砍。亚连怯生生的低着头不断瞟神田的神情,生怕说错一句话把神田彻底炸毛
“啊?”
“怎…怎么说呢…一般被秽气侵蚀都是有原因的吧…而且他不想让我们净化总是有原因的吧…他应该知道继续下去会怎样…”看着神田不断皱紧的眉头,亚连越说越小声以致沉默
“不,没什么隐情。”埃利亚蒂突然出声打破了僵持的气氛“是我利用了阿雷斯塔大人…不库洛里·阿雷斯塔的感情而已”说完埃利亚蒂冲了出去,以秽气形成武器,攻击背向她的亚连。神田毕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把揽住亚连的腰将她抱在怀里,然后向上一跳躲过攻击,另一只拿着六幻的手向下一挥,利刃刺穿埃利亚蒂的身体——鲜血喷涌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毕竟秽魔是没有血的。埃利亚蒂的身体以被六幻刺穿的地方为中心渐渐开始消失。
亚连被神田抱住,头靠在他的胸前。亚连听着心脏跳动的声音竟莫名觉得心安。好温暖,这就是人类的体温吗?好久没有这样了——好久?我在想什么?算了,这样也挺好的,要是能一直这样——
“喂豆芽菜你发什么呆没事吧”只有几秒的温暖怀抱突然离开,取而代之是一双手按在肩头
“嗯?啊…嗯,没事”亚连还有些回不过神
“!埃利亚蒂!”让亚连彻底想起几秒前的事的是名为库洛里的那名妖怪看着叫做埃利亚蒂的秽魔消失时的哭喊。库洛里张开双臂,看着想要想要抱紧却又无法抱住的身体,不住的流泪
“呐库洛里,接受净化吧。这样就有理由了”
“诶?”
“为了消灭秽气她才会消失,你才会接受净化。然后…成为阴阳师的式神。给自己一个理由就不会痛苦了”
库洛里没有阻止流下的泪,看着微笑的白发的少年样的妖怪。他接受了亚连伸出的手,等待神田的净化。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个…要是不嫌弃的话请让我当你的式神吧”
“嗯可以哦有库洛里在我就不用这么一个人受苦了啊不过我告诉你哦神田脾气可臭了你要小心哦”
“不我拒绝”神田摆着招牌臭脸盯着面前的两个妖怪
“诶?为什么?”两个几乎同时叫起来
“我想找个替班的啊才不要一个人跟你去工作”亚连毫不忌讳
“虽然我比不上亚连那样厉害但我也算比较高级的妖怪啊”
“这是原则,我不收式神”废话,你来了当电灯泡吗?神田自然不会把心中想的说出来
“你不是把我抓来了吗”亚连抗议
“你是我式神吗”
“…”好像真不是
“我抓你来是啥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个真不想提
“要是你执意那你以后吃住自行解决”
“!!”不我的饭!虽然妖怪都不靠食物存活,只要有妖力就够了,但是那美味亚连欲罢不能。自己解决饭前很成问题!自己吃遍全天下食物的美食梦啊!“就会这样对不起库洛里”
“诶诶诶亚连…”
“你去黑色教团吧,那里是一个阴阳师的组织。你这种级别的应该是个抢手货。找个看得顺眼的阴阳师逼他跟你契约就行了。当然自己去我不带”神田最后还是开口帮忙谋了条生路。
库洛里的路就决定好了。

“神田,那个叫埃利亚蒂的到底…”回去的路上,亚连终于忍不住问出了想不通的问题。
秽魔是由秽气形成没错,但秽魔形成首先要有被侵蚀的妖怪。而被侵蚀的妖怪都是因某种执念,侵蚀后也是执着于那种执念。总的来说,现有执念,再有被侵蚀的妖怪,然后才是因执念和秽气产生各种行动与后果,最后是秽魔。所以执着于秽魔这种事确实很奇怪。
“啊啊…大概是生前的思念被秽气钻了空子,而那女人就是因那执着形成的吧。虽说死后成‘灵’是不会有生前的记忆,但总会有可能找回一些,自然成那副吸血鬼的样子就是代价了”
“嗯…原来如此啊…思念和记忆吗…总觉得好羡慕啊…”看着白发的妖怪露出落寞的笑容,神田眉头皱了皱,抓起亚连手腕
“笨蛋豆芽,反了啊,走这边”
“啊?我不是豆芽是亚连!”
“哼”
“啊神田,你刚刚笑了吧?绝对笑了吧?”
“没有。
“有的!我看见了!”





不要吐槽剧情简陋啥啥啥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勇哥刷好感x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会有那么点玻璃渣了。但主体是欢乐的
纠结是写缇拉还是拉娜…

评论(4)
热度(17)

本命:三日鹤,始隼,神亚,维勇,影日,暗表(ps:我是杂食欢迎投食x
LUZ我想去你演唱会啊我要看你颜出(gun
沉迷学习(并不

© 茶莫🌚淡圈ing | Powered by LOFTER